戴杯ATP世界杯为何不能合并? 皮克动了谁的奶酪

作者:bhfbjt.com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2-06 18:17    浏览量:
皮克观战戴杯

  久长以来,世界男子网坛都是由ITF(国际网球结合会)和ATP(国际职业网球联合会)两大组织所治理。前者手握四大满贯和奥运会等赛事,而后者则负责组织和管理职业选手的积分、排名、奖金调配等。

  两大组织底本各司其职,但现在却为男子团体赛事争得不可开交。当ITF和足球明星皮克主导的戴维斯杯于11月底闭幕后,ATP主办的世界杯又将在明年1月举办。

  面对如此密集的赛程,费德勒等高排位选手天然有挑选不参加的权力,而对那些低排名的球员来说,他们在仅仅1个多月的调剂后,不得不拿起球拍奔赴新的赛场。甚至有的球员,连参赛资格都无奈失去了……

  新戴杯毕竟动了谁的奶酪?

  简直是在纳达尔称霸网坛200周的统一天,瑞士天王费德勒联袂小兹维列夫在墨西哥的一场表演赛中,发明了网球竞赛历史最高上座纪录(42517名观众)。

  一边是纳达尔冲动得躺倒在地,随后与步队一起高举奖杯,甚至还愉快小酌一杯;而另一边是,费德勒在南美地域播撒网球的盼望,同时还轻松地赚得盆满钵满。

  费德勒缺席戴维斯杯去参加表演赛,这令他成了被口诛笔伐的对象。固然瑞士人对这项皮克主导的赛事留有质疑,但他没来参赛是因为瑞士队压根儿没能跻身11月的决赛圈。

  毫无疑难的是,作为职业化水平很高的网球活动,选择参加哪一项比赛都是球员自己的权利,尤其是对于那些精简赛程的老将,选择自身也是对自己的掩护。

  但在皮克看来,费德勒始终对新戴杯颇有微词,无非就是这项赛事涉及了瑞士人的利益——后者曾公然反对激进的赛制改革,还告诫大家不要将戴维斯杯办成“皮克杯”。

  所谓激进的改革,其实就是新戴杯撤消了主客场制,而采取了足球赛场常用的赛会制;同时,将本来一整年的比赛紧缩到一周进行,并在比赛中将5盘3胜制改为3盘2胜。

  “我晓得他这么做是在维护拉沃尔杯。”皮克直抒己见地说。皮克口中的“好处”就是费德勒主导的拉沃尔杯——这项以澳大利亚名宿罗德·拉沃尔命名的赛事是一项表演性质团体赛,由世界顶尖男网选手组成欧洲队和世界队进行比赛。

  “我们的拉沃尔杯刚三周岁,而戴维斯杯已经快要120年了。”对于皮克的质疑,费德勒反驳道,“假如有人质疑咱们之间是在竞争,那我只能笑笑。”

  而新戴杯在改造上确实是在朝着更贸易化途径前进,然而比赛现场却仍旧只有在本土的西班牙队比赛时才干够坐满……

  ATP世界杯是什么?

  在看到了ITF对于戴维斯杯的改革后,ATP去年宣告将从2020年1月在澳大利亚举办一项新的男子网球团体赛事——ATP杯。

  作存在超过百年的网球团体赛事,老戴维斯杯在从前由于赛季赛程过长、顶尖球员经常缺席等问题饱受诟病,但即使如斯,ATP也不想过用一项新赛事去与之竞争。

  那么,为何在巴萨球星皮克决议改革戴维斯杯后,ATP也开端举行本人的集团赛事了呢?

  谜底也有良多,但有一项毋庸置疑——改革真正触遇到了ATP的利益。当ITF借助皮克的公司进步奖金甚至等待盈利时,ATP的世界影响力和对选手的积分、奖金管理等方面必定受到冲击,跃然纸上的ATP世界杯就难能可贵了。

  实在,这些年两大组织常在暗中角力——比方只有参加了戴维斯杯的才有机遇去奥运会,而参加戴杯和奥运不会取得ATP积分,也因而不会反应在球员的世界排名上……

  既然已经撕破脸皮,那么为了让比赛更具可看性,ATP世界杯就要吸取戴杯的教训:每一个国度排名是依照各国ATP单打排名最高的球员进行排名,并汲取各个国家世界排名前两名的选手参赛。

  因此,在全新的ATP世界杯中,西西帕斯、蒂姆等名将不会再因为自己的队伍没有获得资历而缺席。相应的,高人气的球员不仅可认为国而战,还可以失掉最高750分的积分。

  不外,对ITF和ATP的这两项团体赛,费德勒可一点也不“偏心”。他之前就发布将不参加ATP世界杯,根据这项赛事的规矩,原来已经入围的瑞士队也因此无缘这项比赛。

  多方利益博弈,谁来保障球员利益?

  ITF和ATP相互竞争的成果是,2020年的新赛季将呈现三个男子网球团体赛。其中,拉沃尔杯和ATP世界杯都附属于ATP管辖范畴内,他们联手抗衡来自另一个组织的戴杯。

  除了拉沃尔杯,ATP世界杯和戴杯的赛程均在一周左右。老将或是高排名选手可以取舍精简赛程,有抉择地参赛,甚至像费德勒那样仅仅是参加表演赛就能够轻松赚钱。

  据西班牙媒体《Punto de Break》报道,费德勒在南美一共参加了5场表演赛,每场比赛出场费高达200万美元,总共可以挣得1000万美元。此外,他还将在12月底来到杭州持续参加表演赛……

  但对于低排位的选手来说,他们在前一年年底参加完戴杯决赛,第二年1月就要参加ATP世界杯,紧接着就是澳网的热身和比赛,而2月他们又要开始全新一年的戴杯资格赛……

  依据ATP颁布的数据,世界排名前三的纳达尔、德约跟费德勒全年都加入了17项赛事。而世界排名在50名开外的球员,大多参赛数目在25-30项。

  只管嘴里吐槽一直,但低排名选手不得不在各个国家和地区之间疲于奔命,赚并未几的积分和奖金,但像ATP世界杯这样的新赛事,甚至没能给这些低排名选手参赛的机会:

  仅仅因为费德勒的缺席,瑞士队整支队伍损失了参赛资格;而因为每支队伍仅取前两名参赛,这个国家排名在第三位之后的选手也就失去了为团队而战的机会。

  诸多问题的涌现,皮克和网球界的大佬们又开始切磋合并的可能。皮克流露,自己其实一直在与ATP探讨将亮相赛事合并成一个“超级赛”的可能。德约和纳达尔也以为,一个赛季存在两个团体赛也是不应当的。

  那是什么禁止了合并的进行呢?说来说去仍是利益——“ITF和ATP是两个不同的组织,所以这很庞杂,要想做出任何转变是不轻易的。”德约说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新闻推荐



在线客服 :

服务热线:400-689-2300

电子邮箱: wang8880@126.com

公司地址:湖南省娄底市娄星区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© 2002-2019 杏彩平台网址 www.bhfbjt.com 版权所有